中华书画艺术研究院  >  书画知识
书画收藏的第一道风险
来源:太阳城集团网站     发布时间:2012-11-29

 如今市场上留存的古画,十有八九都是假的;而目前正在全国近百家拍卖场上预展的那些近现代名家书画作品,其中真品同样微乎其微。

老刘是北京书画收藏圈子里的大行家,自称近三十年来一直不停地游于画店、藏家、画家、经纪人和拍卖会之间,并阅读了大量的书籍,已经形成了关于中国书画收藏的一整套思想和经验。老刘说,收藏的过程其实就是去伪存真的过程,100张画中只有一张是真迹,最终看谁能买到,比拼的是眼力、实力和魄力,很好玩。投资获利只是其中的一个意外收获。

如今普通的白领、中产们若想进入中国书画收藏领域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。至少几十、上百万元级别的入场价格还在其次,“真伪辨别”就已经将绝大多数人挡在了门外。老刘明确告诉我们,如今市场上留存的古画,十有八九都是假的;而目前正在全国近百家拍卖场上预展的那些近现代名家书画作品,其中真品同样微乎其微。

长达20年的作伪成本

古书画作伪最通行的方法就是摹仿。北京以前有不少不设门面的古玩商铺,他们在僻静处租屋作铺面,陈列古玩。店铺里有掌柜的并雇有许多伙计和学徒。从表面上看,业务与其他古玩店铺完全相同。其实,这里面真正的营生是在雇用学徒来做伪品。

这些学徒大都在10岁左右,进店时不让他们学习普通古玩店铺的知识,只让他们任意书写、绘画。这样差不多半年之后,由掌柜的甄别哪些人长于写字,哪些人长于绘画,凡有一技之长的学徒留下来,其余的人遣散回家。

再过半年之后,掌柜的将各个学徒的作品详细审查,谁的画与哪个名家的风格类似。明确之后就选择类似的古代著名书画叫他摹仿。这样10年、20年甚至30年之后,就算多数人不能完全成功,但总会有一两个可以乱真的学徒。赝品做成以后,再经过装裱作旧等手段后,就进入到了出售的环节。

“心理预期”的陷阱

一般赝品做好之后,绝不会在本市出售。而是考察这些名家生于何处,一生中在哪里生活得最久,在哪里留有轶闻趣事。弄清这些之后,再将赝品派人送到与其相关的各个地方,串通当地书铺或旧货店代为出售。出售时,每次只悬挂一幅。

而代售商家往往故意装傻,在交谈之中表示这类作品本地很多,常有发现,本地人并不觉得贵重,不认为是值钱之物。或者假装是外行,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值钱之物。当遇到来游玩的外地人士,或专门来收买书画的人,或熟悉这些著名的书画家生平的、徒慕虚名的大人物,或者是自作聪明的大收藏家,到这里时,他们都有一种心理预期,这里是齐白石的故乡,或者是李可染生活过的地方,有可能在这里还有他们的真迹保存下来。

等到了此地后,他们果真看到了名家的遗作,便认为是千真万确的,毫不怀疑。所以,无论要价多少都要设法买下。到手后,还以为是平生奇遇,占了大便宜,还担心别人知道后也会去购买,所以往往密不告人。结果,受骗者甚至到死也不知道他们受了骗。

齐白石的无奈

近现代书画的鉴定,相对古画更为艰巨复杂,由于时代相近相同,时代气息和个人风格都较易为作伪者掌握并体现。印刷品流通,其印制越来越精良,因此作假范本大大多于过去。现代科技手段也不断涌现,作假手段也更为周到精密。时至今日,画家画法、作品风貌已无秘密可言。

老刘告诉我们,像齐白石书画的伪作,有北京人造的,有天津人造的,有南方造的,还有台湾、香港人造的,总之名气越大,价格越高,造他假画的人就越多。齐白石生前已有大量伪作出现,他曾对人说:“我的画只有从我的屋里拿去才不会是假的。”但面对其伪作齐白石自己也无可奈何,作伪者既有个人也有地方性作假集团,均有长期的作伪经验和技术。

齐白石本人还曾制了一方“齐白石”三字的钢印,打在画上以别真伪,并在报上声明:以后的真迹画作,都有此印为凭。但过了不久,钢印也被造假者做了假印。后来,齐白石只好又刻了“有眼应识真伪”、“吾画遍行天下,伪造者居多”两方白文印,也就是说:真伪就只好由买家、鉴定者自己识别了。

多看多记

由于齐白石卖画为生,往往对同一题材、同一章法、造型、笔墨的作品一画再画,甚至每幅画上题款、钤印也相同,就更增加了辨伪的难度。只有多看真迹,才能记牢真迹的特征,就像你经常看到一个人,你自然会把他记熟,当他在人群中出现时,你会很快地把他认出来。真迹的特征主要是熟悉该画家造型的特征,用笔、用墨、设色的特征,印鉴款识的特征和绘画语言的特征。

像齐白石画虾,不同时期画的虾,造型、用笔不同,用的印及题款的字型、字句也不同。他40多岁画的虾,比较工细;50多岁还像前人;六七十岁画的虾短眼睛;八九十岁画的虾长眼睛。虾的造型从别人的逐渐变成自己的,用笔从细变到粗犷,款识从“阿芝”、“齐璜”、“白石山翁”变到“白石老人”。就说齐白石题“白石”款的字型,不同年龄的写法也不一样,当然印鉴也是随之而变的。这些细微处都需要一一记住。

多学习多请教

某拍卖公司曾上拍过一件“齐白石”款的《墨龙》画;还拍卖过一件“齐白石”款的《青蛙蝌蚪》扇面,那扇面上的落款为“甲戌春三月为茂亭先生画于旧京,白石齐璜时年七十又四矣”。

你若看过张次溪笔录的《齐白石自述》,了解齐白石的生平,那就可以马上断定:这两件作品皆为伪作。因为齐白石自己说他没见过龙,所以从不画龙。而作伪者没看过齐白石这段记述,所以就造了一张龙画。

另甲戌年为1934年,齐白石自述其为72岁。1937年有个算命先生给齐白石算命,说他流年不利,齐白石以瞒天过海给自己加了两岁,本应75虚岁却变为77虚岁。而造假扇面者不知齐白石是从1937年才又虚两岁,1934年他还没虚这两岁,造假者却按1937年以后加两岁时的年岁往前推算,于是在假扇面上题“白石齐璜七十又四矣”,最终露出了破绽。

总结: 鉴定的本质就是比较和考证。

真的与真的比,找出书画家不同时期题材创作形式的不同,这其中主要包括基本功、表达形式和语言形式的不同。

真的与假的比,找出基本功和语言表达上的差距。

假的与假的比,找出不同人、不同区域造假的特点。

 

 

 

上一篇: 古书画收藏揭裱要慎重
下一篇: 对中国画题材创新的两点看法